首页> 都市言情> 我的王子有妖气

第一章 偶遇

冬日里天黑的特别早,昏暗的路灯下街道很是冷清。

我裹紧了羽绒服,加快步伐往家里赶。

远处传来了慌乱的脚步声。

这是片老式的主宅区,晚上似乎不那么安宁,我此刻只想快点回家,脚步声已经在自己的身后,接着我的手臂受到一股强大的拉力,被迫被拉进旁边一条阴暗的小巷,然后被结结实实地摔在墙上,还没有出声抗议,唇上已经传来一个陌生的触感。

柔软的,还有一些凉……

被吓了一跳的我马上反映过来自己好象是被吻了,刚想开口反抗却让对方更加深的将舌伸了进来。

“不要说话,配合我。”贴着自己的唇,表达出这个意思。

“……”我想抗拒都不行,这个人……这个人实在是……

吻技也太高超了……

入侵者激烈地卷着自己的舌,任我左躲右闪也躲不开,强迫着自己与之共舞。

“呜呜……”手里的东西已经掉在地上,我双手抵住对方的肩,似乎是企图将他推开,但力量太悬殊,自己的抵抗根本就算不上什么。

我从未与人接过吻,这还是第一次,就被对方吻得死去活来。

我拼命地睁开眼睛想看清对方是谁,但他背着光,什么都看不见。只知道他比自己高得多,有一双厚实有力的手。

“人呢??怎么跑了??”似乎是后面的追兵赶到了。

“大哥,是不是这里??”另一个对着他们拥吻的巷子探探头。

我马上感觉到吻着自己的男人将手往腰部挪去。

“算了,大概是哪个男人出来打野味,我们到其他地方去找找。”

听到这句话,吻着我的人显然松了一口起,待人走远后,他放开了我。

混合着香草香的处。子气息,隐约的飘了过来,他垂眸,勾魂一笑,百媚纵生,红色的瞳仁闪过血般的红。既然这么好心,那就留下来做他的晚餐吧。

嫩滑白皙的皮肤下隐着一条条细微搏动的青脉,只要他凑上前,就能喝到香甜可口的鲜血。

我下意识的想要后退,一道银光一闪而过,我感觉颈间一阵刺痛,他竟然咬住了我的脖子,尖锐的牙齿刺入我的颈侧。

未知的恐惧瞬间袭遍全身,我惊恐的睁大双眼,感觉体内的气力仿佛都随着血液被抽尽了一般。

“放开我。”我尖叫,该死的家伙,居然敢咬我。

意识渐渐模糊,揪住仅剩的一丝残念,我做猛虎扑食状,扑向那个恩将仇报的家伙,狠狠的抱着他的脖子,有样学样的一口咬下。

敢咬我!简直是活腻了!

他修长的身躯微微僵住,冰冷的双眸也成呆滞状,一脸不敢相信。显然他不敢相信我居然敢咬他。

哼,我是小强遇强则强的小强!绝对的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你咬了我,我自然要咬回作为补偿。

“松口。”他恢复了冷静。

“不成!你刚刚咬了我……万一我得了狂犬病找谁去!”

黑线……沉默。

“放心,死人是不会得狂犬病的。”他冷冷的看着我。

“死人?”我眨眨眼睛,终于松了口。

“多谢招待……”对方贴近自己的耳朵,戏谑地舔了以下,“你的味道很不错……”

剧烈的痛楚铺天盖地的向我袭来……口中还残留着腥咸的液体,他早已不见了踪影。

“混蛋,居然敢逃!”一道刺目的银色光芒在我眼前闪了闪,我微微一愣,看向自己的左手,无名指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个银环。

是他留下的?

这算什么?留给我抵押的医药费?

还算他有点良知。

本想拔下来仔细看看,却发现那个银环仿佛长在我手上一样,怎么也拔不下来,随便他带着好了,仔细看看,还挺好看的。

直到现在,我想起两天前的晚上依旧是怒火冲天。

自己的初吻耶!!竟然还是个自己根本就不认识的男人!!什么叫“多谢招待”!!什么叫“你的味道很不错”!!当我是什么美味佳肴吗!!

“沈问筠,夏魏找你!”室友用力拍我的房门。

“俞小可,你想拆房子吗?”听到夏魏两字,我的脸张扬了起来,小跑着下了楼。

俞小可笑骂道:“这丫头,心里就只装了她夏大哥。”

不管是事还是人,只要我认定了,就是一辈子。

“这车真漂亮。”看着夏魏开来的车,我心里痒痒,要求道,“借我开开吗!”

“怕了你了,上车吧,小丫头。”夏魏坐在副驾驶上,余光瞥到我的侧脸,眼神深了几分。

放任视线游走在那靓丽的脸颊之上,沿着挺直的鼻梁下移,最后停留在绯色的唇边。

无名指上,一枚银色的戒指闪着亮光。

“我记得你不带戒指的。”

“这个吗?我也不知道怎么来的,很好看不是吗?”我一边说一边转头,结果与近在咫尺的夏魏碰了个正着,四唇相接,我如遇电击。

“小心!”

砰──

巨响之后是汽车防盗系统刺耳的尖叫。

不敢去看夏魏的眼睛,我说了声“下去看看”,然后逃似的跳下车。

满脑子都是嗡嗡的杂音,心跳快到可以让我随时晕厥的地步,我拼命甩头,想忘记自己刚刚干了些什么,可是如影随行的恐惧感却让之前的场景越发清晰。

“啊!”

身体被突如其来的外力卡住,眼前罩下一片黑影,我失控地叫喊起来。

“闭嘴!”

一个低沉的声音镇住了我的歇斯底里,我慢慢睁开眼,看见一条黑色的领带。领带的主人正用双手掐着我的双臂,强大的力量让我不至于因为腿软而跌倒。

抬头看见一双凛冽的眼眸,红色的光芒一闪而过。

“看来你就是肇事者了。”他的视线若有若无的集中在我的左手上,此时我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左手正按在男人的胸前。

等等!肇事者是什么意思?

我瞪大眼睛,他抬了抬下巴,示意我看看前方。

车子蹭上了前面的车,车头上醒目的BMW标志,正无声地知会所有人,它的维修费用势必不菲。

手臂被松开了,我转过头,看见他拿出钥匙,中止了汽车尖锐的叫嚣,显然他就是车主。

夏魏开的是公司的车,以前经常开很顺手,根本没有出过任何差错,主任也默许了他偶尔借用,今天却不知道撞了什么大运,一撞就直接撞上一辆宝马。

他现在死的心都有了。

虽然只是蹭了一小块,但那是宝马啊!他工作三十年也未必买得起。夏魏看着两车相蹭的地方,默默的低头。

如果他承认自己才是罪魁祸首,那就意味着他要扛下赔偿的责任,以他的家境哪怕只有几百块都是个沉重的负担。

“需要我们怎么赔偿。”没有任何停顿,我就把责任扛了下来。

夏魏惊讶地看着我,就像吞了一大把干辣椒,脸色由红变白再转成满脸通红。

我冲他僵硬地扯了扯嘴角,垂下头,任刘海掩去表情。

“我相信这只是个意外,”宝马的主人突然走近我,拿出一张卡片递到我的面前,“这是我的名片,打电话给我。”

黑底银字的名片,“元风”两个大字分外刺眼。我伸出手,张开又握拳,反复几次之后,终于将它接了下来。

“别担心,引擎没坏,修好那个凹痕花不了几个钱。”

四目相接,我难堪地低下头,紧紧捏住了手中的名片。

“你的名字?”元风抬高了我的下巴,漫不经心的问着我,彻底无视夏魏的存在。

不,不对,应该说在他红色的瞳孔里,除了我跳动的血脉,再也容不下任何人。

我不想报出自己的真名。

无奈我不说,却控制不了别人,只听到夏魏大喊着:“你快点放问筠!”

我控制住想要按额头的冲突,元风的目光太强势,强势到让我想要离去。

不过他并没有给我逃离的机会,擒着我下巴的手仍然没有放开,更加不允许我的眼从他脸上移开:“我是元风,记住这个名字。”

低沉的声音想在耳边,我只觉得心脏一阵麻,不自觉得颤了一下。

这个名字我没有任何印象,但是这个男人的架势……我在哪里见过?

“你……弄疼我了。”我说得有些辛苦,对于这点小痛我是可以忍受的,这么说只不过是想让他放手而已。

我挣扎躲开他的手,呈九十度鞠了一躬,口里说:“对不起!”然后大步离开。

元风看着离去的背影又气又笑,当是给死人鞠躬追悼呢!

这一回我没敢再碰方向盘。

无神,迷茫,还有脆弱。

那一瞬间,夏魏觉得心像是揪住的疼。

“没事了。过去了,都过去了。”

我转身,猛地抱住夏魏,头深深埋进他的怀里,手指无力的攀住他的衬衣,仿佛溺水求生。

柔软的头发抵住下巴,浅浅的清香弥漫上来。夏魏听见自己的心跳,一声一声。

“我该怎么办?”我问。

路灯闪烁,映照车壁,窗棱外一幕幕夜景倒映。这个问题,夏魏也无法回答。

高耸的建筑,巨大的广告牌,无数狭小的店面都笼罩在黑暗中,不辨轮廓。

“都是我的错,我撞了你的车,你应该也会很麻烦……”

“问筠,你是在担心我么?”

“我……”

一瞬间,那样的距离似乎从车内狭窄的空间里无限延伸开来。

目录
书架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