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裁豪门> 邪魅总裁的小蛮妻

第一章 被迫穿婚纱

深夜,金碧辉煌的城堡,矗立在与海岸隔绝的岛屿森林上,豪华壮观无比,岸边人看了都会有种想漂洋过海去居住的冲动。

城堡外一排排像铁打似的守卫,可以与古代皇宫守卫媲美,看守得连只苍蝇都不敢在那里撒野。

城堡内,欧式宽大柔软的床上,一个跷二郎腿的男人在床边坐着,188cm身体颀长,五官精致完美到祸害全球女性,称之为“国民老公”。

其性格:魅惑狂狷、放荡不羁、雷厉风行,做事 “快、狠、准”。

床对面,矗立一十字架,架上正绑着一个穿着婚纱被打得奄奄一息的女人。

屋子里溢满一股浓浓的杀气,像是就要发生大屠杀似的。

“活腻了么?”磁性的声音里满是冷意。对着十字架上的女人,轩衍懿狠狠怒视着,眸低深处有种要杀人的冲动。

冰晓乔浑身抽痛到不能自己,感觉随时都会停止呼吸,但是打死她也不能说妹妹冰语馨得了接近中期的肿瘤,去往外国治疗,否则那个冷血的父亲就对她的八十多岁的外婆动手。

就在中午的婚礼上,冰语馨趾高气扬的走到站在一旁的冰晓乔面前各种炫耀,炫耀自己嫁给了世界上最有钱的男人,又各种嘲讽冰晓乔命贱……。嘲讽了不一会儿,突然,冰语馨双手抱头,抽搐了几下,就倒在了地上。

医生早就吩咐过冰语馨要尽快接受治疗,否则再昏一次的话就要到治疗后才能醒来,严重的话可能永远都醒不来了。但遇到轩衍懿这么一号大人物,没完成婚礼,冰语馨怎么放得下去接受治疗,谁知她最终还是事与愿违了。

正好这时准备到新娘出场了,冰晓乔还在惊愣中不知所措的时候,继母进来了。继母一进来,看到冰语馨躺在地上,二话不说就在冰晓乔巴掌大的小脸上狠狠抽了一巴掌,然后就抱着冰语馨哭喊。

被继母抽了一巴掌,冰晓乔满脸委屈和无辜,她也不知道冰语馨挺不住就昏了,这也要挨打吗?

冰晓乔从小没了妈,她母亲身边忠诚的女仆福阿姨告诉她,她母亲在生她的时候大出血,她父亲为了继母见死不救害死了她母亲。她从小是福阿姨带大,外婆离她很远也不常见,但外婆非常疼爱她,她也很爱她的外婆。她虽然生活在一个百万富翁的家庭中,但她过得一点都不好,受尽虐待与冷眼。父亲对她从来不闻不问,漠不关心;而继母从小就视她为眼中钉,动不动就打她,总想将她赶出家门;妹妹骄傲自大,常常欺负羞辱她还不算,每次做错事都推她去收拾烂摊子。

冰天胜等了一会儿迟迟没看到新娘出来,就打电话去催促,继母则叫他跟轩衍懿商量,改婚期。也不想想这都快要进教堂了,四面八方的大人物都在看着,冰天胜怎么敢得罪轩衍懿,于是跟继母在电话里吵了一会儿后。冰晓乔就被迫穿上了婚纱,走进了教堂。

教堂里看到新娘迟迟未进场,都在议论纷纷,但看到轩衍懿冷厉的脸色,瞬间都安静了下来,不敢再议论。

轩衍懿冷厉的眸色在等待中变得更加冷,现场的温度都跟着急剧下降。在见到新娘时,他愣了一下,眸色冷厉得能杀死人,但现场都是来自世界各个大人物,轩衍懿脸上并没有表现出不同。他眸低深处的不悦与怒火,也只有冰晓乔能够感觉得出来。

“别以为不说话就完事了,你可知道惹上我的后果?识趣的就快点说,冰语馨她人在哪?”男人咄咄逼人,眸色布满浓浓的怒火,没有半点温柔。

冰晓乔听了他的狠话,心狠狠的疼痛,“你别再问了,就算问一百遍,我也还是那句话,不知道。”她真的也不知道妹妹去了哪个国家治疗,妹妹是当红一线女星,得了肿瘤肯定不能向外传,否则影响她的事业,这是父亲再三叮嘱与威胁她的。

轩衍懿愣了一下,从来没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话,她是第一个,也从没见过这么倔的女人,承受能力比男人还要强。

随即冷厉如刀的目光恪着她,像是要把她抽筋扒皮碎尸万段吃了似的,“很好!你成功惹怒了我,等着死吧!”

就这样,一会儿关进耗子笼,一会绑在机器上转晕圈,一会机器扇打,一会又吊在十字架上……

五年前,轩衍懿救过她,他们相处过一个月,当时的他对她是多么的温柔,后来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冰晓乔再也没有见到过他,她深深的喜欢上了他五年。可是五年后再见,他已经不记得她了,而且他要结婚了,他的新娘还竟然是她的妹妹。

冰晓乔慢慢合上水灵灵的双眸,想到现在被自己深深喜欢的男人折磨,泪水从眼缝慢慢溢出,心里的疼痛,蔓延遍全身,皮肉上的疼痛又慢慢蔓延进骨髓,蔓延进心里,像是无数的针慢慢的穿刺着她的每一个细胞。

她在流泪,轩衍懿心底里莫名其妙闪过一丝似有似无的怜悯,连他自己都被吓了一跳。随即想到他的新娘变成了她,就恨不打一处来。

十字架抖了抖,冰晓乔一惊匆匆掀开眼皮,只见轩衍懿修长的手指玩弄着手中的遥控,十字架缓缓往床边移,到了床边,十字架猛一弹,冰晓乔狠狠摔在了宽大柔软的床上,差点猝断了脖子,瘫痪在床上。她嘴角不断痛吟着,耗尽所有力气,才将躺得歪歪扭扭抽痛的身子给翻正过来,深深舒了口气。

冰晓乔被吓得小心脏都要蹦出来了,这个男人真的是无所不有,无所不用,这就是她心心念念的男人?忽然很好怀疑自己的智商。

轩衍懿见她脸色被吓得煞白煞白的,满头布满大汗朱,唇冷冷一勾。趁她还没从震惊中反应过来,一个翻转,修长的双膝夹在了她的小身板上。弯下腰,一只手撑床与膝盖支撑身体,一只手将她身上的婚纱一把撕了下来,玲珑透红尽显眼前。

待她反应过来时,身上仅剩小衣服小裤裤,男人罩在她身上,娇小的她四处乱串逃也逃不掉,“你想干什么?”

轩衍懿邪魅冷冷勾起,“新婚之夜,洞房花烛,你说我干什么?”

“不……不要,我并不是你要娶的人,我喜欢你,求求你别这样对我。”冰晓乔慌张得泪水猛飙,虽然她喜欢他,但他并不喜欢自己,她也不想和一个不相互喜欢的人做那种事。

她不希望她喜欢的人在她心里不完美,在这世上,她心里完美模样的男人,就属他了。

薄唇张合着冷厉吐出两个字,“晚了。”冷厉的眸色瞬间变得厉色起来,将她身上仅剩的小衣服小裤裤一扒而光。直接进入,狠狠撞开那层保护层,没有半点怜香惜玉,残忍至极。

一晚上折磨,冰晓乔昏了痛醒,醒了又痛昏,反反复复,直到凌晨她迷迷糊糊的听见墙上古老的钟声敲了五下,就沉沉的昏了过去。

目录
书架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