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架空> 王妃好高冷:夫君请躺下

第一章 一场莫名其妙的穿越

是夜

将军府

“母亲,她是不是死了?”

“这个贱种命大的很,不过是晕过去了。”被叫做母亲的人冷哼一声。

“那就好办了…”

……

“哒哒哒…”马蹄的声音

什么声音…不对我…我这是在哪?

凤九阁猛然睁开眼睛,可眼前的景色被一块红布挡住了,身下的地面也不停的晃动。

凤九阁皱了皱眉头,本想把这块还是的布重头上拿下去,动了动手,这才知道自己被绑了起来。

凤九阁勾了勾唇角,冷哼一声“哼。”你们就那么小看21世纪金牌杀手的实力吗?

她纤纤玉指摆弄几下。原本被几乎被绑成死结的绳子,不到一分钟就被凤九阁夜解开了,他把绳子丢到地下。

凤九阁快速的伸手从头上拿掉那挡住视线的红布,看了看这才发现那挡住她视线的布是古代结婚用的头盖,再看看身上穿的衣服,如同鲜血一般的颜色,丝滑的手感这是上品布料才有的特征。

锦茜红妆蟒暗花缂金丝双层广绫大袖衫,边缘尽绣鸳鸯石榴图案,胸前以一颗赤金嵌红宝石领扣扣住,外罩一件品红双孔雀绣云金缨络霞帔,那开屏孔雀有婉转温顺之态,好似要活过来一般,桃红缎彩绣成双花鸟纹腰封垂下云鹤销金描银十二幅留仙裙。

裙上绣出百子百福花样,尾裙长摆曳地三尺许,边缘滚寸长的金丝缀,镶五色米珠,行走时簌簌有声,发鬓正中戴着联纹珠荷花鸳鸯满池娇分心,两侧各一株盛放的并蒂荷花,垂下绞成两股的珍珠珊瑚流苏和碧玉坠角,中心一对赤金鸳鸯左右合抱,明珠翠玉作底,更觉光彩耀目。

至于地面为什么晃动凤九阁也终于知道了,并不是地面在晃动,而是坐在花轿中。

凤九阁有些惊讶的邹了邹眉,可我为什么在这里,她揉了揉在广袖中被勒的发红的手腕,没揉几下便停了下来,浑身微抖一下。

不对,我的手腕没有这么细……

凤九阁只觉的脑子一痛,记忆如潮水般涌来……

过了一段时间凤九阁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抹嗜血的笑容,淡淡说道:“原来是这样!”

这里不是她熟悉的任何一个朝代,而是一个空架的世界,这座大陆叫做玄皇大陆,是个以武为尊的世界,这个大陆上有四个大四大国,分别是一一南陵国,西夏国,北影国,东晋国。四个大国呈现一个十字架的形状,在四个国家的中间便是十万森林。

而她凤九阁就是所谓的穿魂,这复身体的原主则是西夏国,凤将军府的嫡小姐,她虽然是凤家的嫡小姐,但因为五岁时在测试殿,被测出无法修炼,凤将军也就是原主的亲爹便把她赶到了玉谿楼,也就是那个时候原主的娘亲因为体弱不幸去世,只留下了凤九阁一人。

也是因为无法修炼,在这几十年里活的连狗都不如原本以为就着样过下去了,可就在凤九阁穿越的前一天一切都变了……

“废材…”凤九阁手中把玩这一柳青丝,细细“品味”这两个字,突然冷哼一声,那又怎样!她可是21世纪的金牌杀手,就算不能修炼,她也能闯出自己的一片天。

将军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时间不早了,大家就在这歇息吧!”

众人大喊道:“是!”

凤九阁拿起盖头,盖在了自己的头上,又把绳子绑在自己的身上,恢复了最初的模样。

……

甲士兵抱怨道:“唉呦,走了一天了老子的腰都要散架了。”

乙士兵:“瞧瞧你那点儿出息,我们可是二重境界的人了。”

因为他们两人离凤九阁坐的花轿离的很近,所以凤九阁听的非常清楚,二重境界是,凤九阁努力回想着。

分为:一阶、二阶、三阶、四阶、五阶、六阶、七阶、八阶、九阶、玄化、墨化、君主、小圆满、中圆满、   、墨化、君主、小圆满、中圆满、大圆满、主神、神宗、神皇、神圣,而每个境界都有九小阶。

凤九阁:原来如此,他们才二阶呀。

某女在心里默默吐槽了一番,可她忘记了自己还不能修炼呢!

甲士兵悠闲自得的说道:“将军也不找个客栈,住在客栈里多好。”

凤九阁只听见“彭”的一声甲士兵大叫了一声。

凤九阁:“…”…

原来这里逗b的人也不少。

甲怒吼:“我擦!打我干啥?”

乙士兵:“小点声,你是不是走傻了,这可是十万森?的边缘经常有一阶魔兽出没。”

甲士兵:“是哈!我咋吧这事忘了呢?”他有些尴尬。的咳嗽了几声是不是走傻了,这可是十万森?的边缘经常有一阶魔兽出没。”

甲士兵:“是哈!我咋吧这事忘了呢?”他有些尴尬。的咳嗽了几声。

沉默了一会儿,他们两个人继续前行。

甲士兵有些好奇地说道:“喂!想看看要嫁给翼王,做侧妃的妃子长什么样吗?”

乙:“谁不想,我听说坐在花轿里的人是,凤将军府的二小姐。”

甲士兵:“凤将军府小姐?没听说过。”

乙士兵:“凤九宁听说过吧。”

乙士兵:“原来是她呀!”

乙:“快走吧我们都出来多长时间了!”

………

“十万大森林,经常有魔兽出没…,凤九宁……”凤九阁嘴里嘟囔着。

子时

如墨色一般的天空,风吹动千年古树的枝条的声音中夹有魔兽的吼叫声,让人胆寒。

凤九阁早已把身上那些碍事的东西丢在花轿上下了轿。

子时的时候是人们睡的最沉稳的时候,这也是凤九阁逃跑的最佳时机。

凤九阁看了一眼放哨的人,果然昏昏欲睡,凤九阁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凤九阁不得不说这复身体太弱了,身体素质还不到她原本身体的十分之一呢!

凤九阁往十万森林走去,因为凤九阁别无选择。

甲士兵:“唉呀!尿完真舒服呀!”说这他抻了抻懒腰,吧唧吧唧嘴!

甲士兵看到花轿时,眼珠转了一圈。

“ 要不还是看看吧”甲士兵终究抵不过好奇心。

他走近花轿,一只手扒开了花轿前的帘子,可看到的不是美人而是盖在新娘子头上的盖头,绳子和手…。

他心的里漏了一拍,大叫一声:“来…来人呀,快来人呀!新娘子跑了!”他跑到营中,叫醒那些人。

正在逃亡中的凤九阁看到他们搭建的营中的灯亮了,暗叫不好。

凤九阁的心跳猛然加速:“该死的,怎么发现的那么快!”

凤九阁加快了脚下的速度。

而在另一边的甲士兵连续打了三个哈器!

甲士兵:“哈气,哈气,哈起。”他揉了揉鼻子,嘟囔道:“说谁在说我?”

将军:“你什么时候发现她不在轿子里的?”他的声音暴露出来他现在的气愤。

甲士兵有些胆寒的说道:“就,就在刚才。”

将军看了看远方:“趁她跑的还算不远,抓到她。”

众人:“是。”

众人都散开的时候,将军:“等等。”

众人都停下脚步听他说话。

将军:“不能伤她一根汗毛。”

众人都漏出了一副为难的表情。

将军怒荷道:“都愣在这干什么,还不快去找人?”

众人:“是…”

而在凤九阁这边。

凤九阁咬了咬唇,看…这那些火把离自己越来越近,只能找个地方先躲起来了。

凤九阁双眼迅速的搜索能躲避的地方。

目录
书架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