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哑婚天成:霍少宠妻忙

第一章 背叛

乔兮,大学刚毕业,与男朋友谭易楠大学相识,认识六年,恋爱两年,目前正准备订婚阶段,两人大学毕业之后一起打拼,开了一家小公司,只是两人经验不足,公司目前发展有些困难。

乔兮叹了口气,她今天陪着一个客户吃饭,说尽了好话,一顿饭吃到十一点,项目能不能那些还不知道,再加上又喝了一些酒,乔兮只感觉脑袋有些昏昏沉沉,她现在只想尽快回家,不知道谭易楠回来了没有。

刚进家门,乔兮就觉察到不对劲,现在已经是深夜了,客厅里没有开灯,昏暗一片,黑暗里人的感官更加清晰。此刻乔兮就听见自己卧室里出来似有若无的呻吟,夹杂着男人的低吼,声音是自己最熟悉的,谭易楠!

乔兮脑袋轰隆一声,手脚犯凉,想着或许是自己听错了。

乔兮放下手里的包,机械般的移动到谭易楠的房间。

宽大的双人床上纠缠着两个人影,似乎到情深处,男人使劲搂着女人,嘴里叫唤着:“叶晓……”

乔兮站立在门口,指尖颤抖,叶晓,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床上的两个人似乎还没有发现她,还在忘情的交缠。

“易楠,你不是说乔兮晚上就会回来吗?”叶晓声音发嗲,仰着脖子,任男人索取。

“不管她。”谭易楠淫笑一声:“一丝情趣都没有的女人,这么久还不让我碰她,早腻了,反正过两天她也不是我的人了,还是你这个小妖精最合我意。”

“你还真把她给卖了……”叶晓调笑一声。

“不然公司撑不下去。”谭易楠道。

乔兮手掌紧紧握在一起,指尖陷进肉里都察觉不到痛意,她的未婚夫,在订婚前几日,跟她的妹妹滚在了一起,真是讽刺。她没有仔细去听谭易楠的话,而是掏出了手机,咔咔拍了几张照片,转身离去。

“乔兮。”谭易楠正好看见乔兮离开的背影,立马松开叶晓,胡乱套了两件衣服,一把扯住了乔兮,“你都听见了什么?”

乔兮冷笑一声:“这个时候,你难道不应该解释你是如何和叶晓滚上床的吗?”

谭易楠脸上丝毫没有心虚,甚至还在振振有词,“那你给我解释一下,你每天这么晚回来,是不是在外面有男人了?”

乔兮闻言,气得胸膛起伏不定,她每天在外面为公司打拼,为了一个项目陪人喝酒到十一点,可他的未婚夫,却在污蔑她在外面勾引男人。

“你少给我胡说八道。”乔兮瞥了一眼床上的叶晓,指着她问道:“叶晓,你敢不敢再不要脸叶晓轻笑了一声,娇嫩的脸蛋上满是轻蔑,“什么叫不要脸,我跟易楠本来就是两厢情愿,是你自己倒贴上来的好吗?易楠是可怜你,才陪你演了这么久的戏。”叶晓没有穿衣服,身体光溜溜的坐在床上,也不觉得羞愧,继续说道:“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易楠的是喜欢你的吧?哈哈哈哈,不要笑死我了。”

乔兮一张小脸苍白无色,任她再怎么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她的心也是被谭易楠无动于衷的态度给血淋漓的割开。

“我给你们两分钟,立马滚出我家。”乔兮紧抿着唇,努力让自己看上去冷静一些。

“这里好像是我家吧。”谭易楠盯着乔兮,声音里透露出阴狠,“当初为了把公司开下去,这栋房子被抵押,之后就转让到我的名下。”

乔兮这才想起,一年前,谭易楠哄骗她把房子写在了他的名下。

“从一年前,你就开始在背后算计我?”乔兮声音有些颤抖,说什么她也不敢相信,自己交往两年的恋人,居然一直在算计自己。

“应该不是一年前,而是我们同居的第一天起。”谭易楠走到窗前,把叶晓拥进怀里,看着乔兮的笑道:“我从来没有爱过你,更别说我想碰你了。”

乔兮嘴唇蠕动了两下,想说什么又没有说出来,看着床上相拥的男女刺眼的厉害,理智一点点被愤怒与背叛吞噬掉。乔兮尖叫了一声,抓起床头柜上的化妆品,噼里啪啦就往两人身上砸。

尖叫与怒骂同时响起。

谭易楠护住叶晓,免不了遗漏。乔兮举着一只装着保湿乳的玻璃瓶,趁着空隙往叶晓脸上砸去,“我不好过,你们要陪我一起下地狱。”

“啊!”叶晓尖叫一声,脸上的鲜血顿时冒了出来,一张脸顿时就变得血淋淋的。

谭易楠勃然变色,一把推开乔兮,捧着叶晓的脸不知道怎么办。

“乔兮,你这个疯女人。”谭易楠怒骂了一声,匆忙给叶晓穿上衣服,抱着她就要去医院,丝毫没有看见身后,乔兮泪如雨下。

家里安静了下来,乔兮扔下手里的玻璃瓶,瓶子咕噜噜滚动了几圈,没了声响,寂静的房间里,回荡着乔兮重重的抽噎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电话铃声突兀的响起,乔兮镇定下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自己那小后妈,刚接通电话,就听见杨秀如刺耳的声音。

“乔兮,你是不是不要命了,你敢打叶晓!”

乔兮深吸了口气,“你自己的女儿做了什么事,你自己问她,别来烦我。”

“呵呵,我看你做了什么亏心事吧。”杨秀如讽刺道:“听谭易楠说,你最近这段时间经常夜不归宿。”

乔兮心里已经不指望谭易楠能够说自己的好话了,听见杨秀如这么说也只是应了一声:“是吗?那我给你看样好东西。”

乔兮挂了电话,把自己刚才拍的几张照片发了一张过去,又打开电脑备份了一份,没过多久,杨秀如再次打来电话,这次倒没有厉声责问自己,而是冷冷的问道:“你想要干嘛?”

“小后妈。”乔兮懒得跟她虚与委蛇了,“看看你的好女儿吧,不想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她勾引自己的姐夫,就给我闭嘴,没什么事别给我打电话。”

“你……”杨秀如又想骂人,想到乔兮手里的把柄,生生把到嘴的话咽了下去,“好,你有本事也不要找我们。”

“那我谢谢你啊,那个家我早就不想回了。”乔兮挂了电话,说不出心里什么滋味,一夜之间被自己的未婚夫和家人背叛,还有比她更惨的人吗?想到自己近两年时间跟一个时时刻刻想要算计自己的人同居,乔兮心里阵阵作呕,太脏了,太脏了,谭易楠脏,叶晓脏,这栋自己父母留给自己的房子,都被污染了。

这家里是不能待了,乔兮忍住恶心的感觉,收拾了自己的衣物,环顾了一下四周,拎着行李就要走,刚打开门,谭易楠就冲了起来。

“乔兮,我告诉你,你不准走。”谭易楠红了眼,显然是气急了,他一把夺过乔兮的箱子,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乔兮一顿,“滚开。”这家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但早晚有一天,她会重新把房子拿回来。

“你当这里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啊。”谭易楠眼里闪过精光。

乔兮被气笑:“你是谁,难不成你还想把我关在这里不成?”

谭易楠从容不迫的点头,“当然,你还有用。”

乔兮大惊失色,“你什么意思?”

“再把你送去霍家之前,你就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哪里都不准去。”谭易楠脸上在笑,眼里却一片冰冷。

乔兮犹如晴天霹雳一般愣在原地,“你说什么?什么叫把我送去霍家?你这是绑架知道吗?你敢!”

“有什么不敢,霍家指名要你,出了什么事有霍家担着,可就不关我的事了。”谭易楠放软了声音,“乔兮,你去霍家这是好事,霍家可是n市的龙头世家,你去那里待一段时间,指不定过几天,霍家就把你放回来了。”

乔兮看着谭易楠的嘴脸,突然觉得自己当年肯定是瞎了眼,才会觉得谭易楠是个温柔才子,是个绝世好男人,想到他们相识的这六年时间,谭易楠一直在跟她演戏,乔兮心里直犯恶心。

谭易楠见乔兮不说话,伸手去拉乔兮。乔兮避如蛇蝎的后退两步,“别碰我,恶心。”

谭易楠一顿,脸色登时就难看起来,声音也大起来,“乔兮,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霍家不是你惹得起的,你还把叶晓的脸给砸伤了,要是出了什么事,你看我会不会放过你。”

乔兮气的身体发抖,指着谭易楠,“你有本事别让我站起来,否则,这辈子你都别想好过。”

乔兮眼里是一股狠劲,棕色的瞳仁里光芒如炬。

谭易楠心里一阵心悸,直接一个手刀,把乔兮劈晕了过去。接过乔兮瘫软的身子,谭易楠有些犹豫,想到事情都走到这一步了,只好咬牙把乔兮抱回了书房,把窗户封死之后锁上了门,检查了一圈,确定人不会逃出去,这才放心的走了。

目录
书架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