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开挂从扶弟魔开始

第1章 订婚宴吃出六十万

“韩林,你就直说这钱拿不拿吧!”于霜妈用筷子不停的敲面前盘子,引来服务员纷纷往这边看。

“阿姨,六十万呐,我……怎么,怎么能有啊!”韩林头都快扎进桌子下了。

韩林和于霜是大学同学,六年马拉松,给于家当了六年提款机,好不容易于家同意订婚,订婚宴吃一半竟然又吃出弟弟于东结婚买房的首付六十万!

在订婚之前,韩林爸妈已经借遍了全村,好歹凑够了彩礼二十万,但于东结婚的房子首付六十万怎么忽然又落自己头上了?

“你是没有,你爸你妈呢?结婚这么大事,他们没点打算?”

“我爸妈再种一辈子地也挣不来这么多钱啊!上月工资我连胃药钱都没给家里寄,于东踩那双AJ您也看见了!”

韩林上月一万的工资全花于东那双正版AJ上了,自己爸买药的二百都拿不出!他央求过于东,买款稍微便宜的,于东冷嘲热讽的说了句,等收到货后,他把鞋带弄下来,给他爸那犯病的胃勒住就好了!

韩林想起这事就心里难受,他此时此刻的表情激起于霜妈更大的恼怒,一脚踢了椅子,筷子直接甩出去:“像你家这种老人活着有啥用,不给儿女挣半分家当,还天天这不好那不好的添乱,来,给你爸打电话,我和他说,我和他说卖个肾去!”

韩林嘴唇抽搐,牙龈紧咬!对丈母娘他从来敢怒不敢言!

空气凝聚着!

很快被于东打破!

“姐夫,我和菜菜彼此喜欢的很,你知道我俩多默契吗,各种小号上线都能在游戏里互相找到,菜菜说了,只要付了首付,我们就订婚!”

于东是于霜龙凤胎弟弟,比于霜晚出生两分钟,一天二十四小时,除了睡觉上厕所永远挂在游戏上,被人在虚拟世界喊着大佬大佬的发飘,正经姑娘是看不上他的,在游戏上装×交往N个女友了,个个不是省油的灯,现在这个菜菜又是花钱的祖宗!

可惨了韩林,游戏装备,软包中华,名牌包,口红,头发保养……所有费用都跟他要,就是一只养N头大象的搬砖蚂蚁!

“于东,你,你,你天天打游戏,都要结婚的人了,是不是找个正经工作……”

韩林壮着胆子劝了一句,果然丈母娘又是眼珠子瞪到头顶上:

“我告诉你韩林,别给我气出个好歹,于东打游戏怎么了,游戏是竞技行业,你把可乐当酒喝大了是吧,敢说于东?我就乐意我儿子啃我,不像你爸妈,反过来啃儿子!”

“阿姨,于东这几年的消费,好像,都是我在,在承担!我每月的钱也因为这个没攒下来……现在一下子要六十万!我……”韩林每说半句都盯着丈母娘的的脸色。

“姐夫话可不能这么说,你不死皮赖脸的喜欢我姐,我能跟你要上钱?再说我每月不就跟你要了几千的零花吗,还是你赚的少了!自己没本事就承认,拉不出屎埋怨地球没引力太无聊了!”

三年前于东让韩林辞了外贸白领的工作也是这副轻蔑眼神。

“于东,我,我要是一直在外贸干,现在说不定有客户基础也能熬成小老板,可那会不是底薪三千不够你打游戏,我辞了嘛,现在说什么也拿不出六十万啊!”

韩林是名牌大学的本科生,毕业进了一家大型外贸公司,前途好的很,但是外贸做业务前几年只有固定底薪,得慢慢有了累计才有高提成,再几年之后有了客户,可以自己成立公司,单干!

这么好的前途,都被于东搅和了,那会于家每天叨叨韩林底薪太低,非要他跑外卖,外卖全靠到处抢单,干的好一月能拿一万!但没前途!

当初他们贪图眼前,现在又嫌弃韩林了!

“韩林,我拿你当亲姐夫,你不拿我当亲小舅子,你彩礼二十万可没说拿不出,你不把我的事儿当事儿!”

“我那二十万已经借遍了全村,我爸妈后半辈子……!”

“别提你爸妈,他们和死人有区别吗?有吗?你凭良心说有吗?”于东戳着韩林的鼻梁,一句一步逼着。

韩林太懂于东这副表情了,只要要钱不满足,绝对说不上三句话就胡搅蛮缠,什么理儿都讲不通!

“韩林你给我家东东气坏了身子骨,我去你家砸!给你们村都砸了!”

于东只要一不顺心,丈母娘就什么话都说的出来,更可怕的是她真能这么干!

“妈……于东!”于霜眼泪都快出来了!

“韩林,看在我闺女的份上,不和你干仗,你家那情况我知道,眼下咱就说实的,你爸那个药坛子指不定活到哪天,他卖一个肾是划算的,不然死了也是浪费!”

于霜妈这句话的表情太认真了,没有丝毫气话的意思!

韩林整个人替父亲接了死亡通知一般!噗通跪下!

“阿姨,那是我爸啊!”

“对啊,他是你爸,才为你干什么都应该,他不干,你还要这种爸干啥!”

“姐夫,我的亲姐夫,一个肾而已,咱们就都圆满了,多好!”于东叼上烟,烟圈在韩林头顶缭绕!

韩林紧紧低着头,一下一下沉闷的磕着!

可于妈转过脸不去看,继续说道:

“韩林,我知道你想的什么,可你不知道我想的什么,不妨挑开了和你说说,我家霜霜城里户口,长的就不说了,要不是你赖着,能嫁个大老板,于东现在怎么也是个大公司的名誉董事,每天打打游戏,去公司开个会,别说六十万首付,就是六百万还不是准姐夫签张支票的事儿!”

“阿姨,早知道这样,我当初就不该从贸易公司辞职,和我一起进单位的小王去年就自己成立公司了,如果于东先不急着结婚,我试试再回原单位?保证三四年,我会发展起来!”韩林的声音充满乞求。

“三四年?三四个月我都不想等,姐夫,你别口口声声说辞职是为了我,有本事你当初别辞职,辞了和我姐的关系啊!你当初有能耐离开我姐,我现在就有能耐离开菜菜!你没有,别指望我有!”于东又急眼了!

“好,都是我的错,那现在怎么办?”韩林抬起头,看着于东高高在上的纨绔表情。

“这就对了嘛,咱得解决事儿,我们家不嫌弃你家穷,你家也别给脸不要脸,你回去和你爸好好商量下,卖一个肾,就一个!”

“于东,你!”

“姐夫,别这副没见过世面的眼神,没准以后我和菜菜有了小孩,你爸另外一个肾也得卖!你理智点吧,人早晚都得死,死的有价值有什么错,你老子的价值不就是为你铺路吗?”

“于东你,你,你简直……!我这么多年擦着阎王爷在马路上跟耗子似的蹿,都是为了满足你,你现在说出这种让人寒心的话!”韩林慢慢撑了手臂,从地毯上站起来。

目录
书架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