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重生之投资大亨

第1章 撑死胆大的

重生之投资大亨 羁绊沉迷

1993年,海市龙头镇,巴人街22号居民楼。

看着手里的二十万的银行转账通知单,正在享受暑假的叶飞,难以抑制心中的激动。

叶飞,男,18岁,高三学生,今年高考落榜,回家准备相亲。父亲是一家小餐馆的厨师,母亲是一个勤勤恳恳的保洁阿姨。

在这个年代,这样的家庭,拥有二十万的存款,是很难想象的。

然而,比这更难想象的事情是,叶飞不是这个时代的人。

准确的来说,他是未来世界的人,来自二十多年后的时代。

他还记得,2020年的夏天,自己辛苦研发的cpu多频联合技术,被技术主管窃取,占据了原本属于他的功劳。

叶飞气不过,去和公司高层理论,然而他还是小瞧了技术主管的人脉,叶飞不仅没能拿回属于自己的权益,反而被倒打一耙,成了窃贼,被告上了法院,不仅要面对技术上的保密,还要支付公司几百万的技术损失费。

叶飞瞬间懵了,整个人变得浑浑噩噩,在回家的路上,被一辆疾驰的大货车撞飞,当场身亡。

等他再次醒来后,耳边响起了考官催促交卷的声音。

他骇然的发现,自己回到了1992年,自己高考失利的那一天。

没人知道当时的他是多么疯狂,发疯的在校园里大喊大叫,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因为高考失利的事情心情不好,于是一个个上来安慰。

直到他冷静下来才清楚的知道,无论穿越这种事情是多么的疯狂,他在二十多年后所经历的事情,都是真实的。

他真的穿越回来了。

这一年,叶飞高考失败,也没有所谓的复读机会,跟随父亲回家相亲,却被嫌弃学历配不上女方,相亲失败。

就是因为这件事,激发了叶飞的斗志,他不甘落寞,自学成才,再往后几年,复读制度开始后,成功靠进了复旦大学理工系。

往后的记忆,都是关于生活和学习方面的,叶飞不是记得很清楚,但这件事,叶飞可记得清清楚楚。

正是因为这件事,叶飞才拥有了手底的这点资本。

1992年3月份,国家开始发行股票认购制,为了推行这个制度,甚至发出了红头文件,要求所有“吃国粮”的人带头购买,一些胆大的,购买了几百分,上千份,在这一年,莫名其妙的成为了百万,千万富翁。

再次高考的叶飞当时得知这个消息,直接吐血,暗恨自己当初没有看清里面的门道。

如今他先知先觉,堵上全部的身价,抵押了家里的房子,终于凑齐了三万块,趁着父母出去游玩的那些天,他跑到一些城中村,大肆收购身份证,然后集中购买股票,直到这今年,终于赚了二十万。

别看只要二十万,若是放在二十年后,那可是二百万。

这暴利顿时让叶飞眼红了,他暗恨自己当初怎么这么胆小,早知道就把田里的地也抵押出去,凑个四万块,说不定现在还能再赚一倍。

不过时间过去了这么久,该赚的钱也让其它人给赚完了,叶飞还想挤进去,那就比之前要难上无数倍。

二十万啊,哪怕时间过去了这么久,叶飞依旧有种不真实感。

二十万现金,在这个无名小镇,足够他们一家人买上几套小洋房,开两辆上好的桑塔纳,成为整个小镇人眼里的焦点。

“呼!”

叶飞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这笔钱虽然多,但也不是多到他不能挥霍完的地步,而且再过几年就要进入二十一世纪了,到时候这二十万,也不算什么。

人的野心会随着时代而前进,叶飞也一样,在这个计划经济刚刚取消,改革开放如火如荼的时代,他若是不想被时代淘汰,就只能拼搏向前,去挣脱,去争取。

现在的三江口岸,还没有像后世那样开发殆尽,还是一块富的流油的产地,若是规划的好,完全可以用捡钱来形容。

他是做半导体行业的,自然知道在在这个年代,华夏的芯片行业完全受到国外势力的垄断,想要自己开发芯片组,简直是难上加难。

不过好在他回来了。

现在才1993年,x86指令集还不像若干年后那样,在架构上树起牢牢的一道专利墙,他还有机会,提前绕过这堵墙,开发属于本国的cpu。

不过现在想那么多也是白费心思,他现在需要做的是先大赚一笔,然后再慢慢堆砌属于自己的商业帝国。

就在叶飞规划未来自己该怎么把握这场属于她的机遇的时候,房间的大门被人暴力踢开。

“彭”的一声,叶飞吓得连忙收起汇款单。

叶飞回头一看,就看到爸妈一脸生气的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同样黑着脸的大姨妈刘艳霞还有表哥陈袁青。

“妈,你们这是干什么?”看着被破坏的大门,叶飞顿时感觉有些不妙。

“臭小子,你特么还有脸问我干什么?你自己干了什么,你自己不清楚?”叶飞父亲怒气冲冲的看着叶飞,恨不得一巴掌甩在叶飞脸上。

叶飞还是一脸茫然。

“你特么还在装傻?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把家里的房子抵押给了性用社?”叶飞父亲实在忍不住了,直接一巴掌打在了叶飞脸上。

“你爸我辛辛苦苦大半辈子才在镇上买了一套房,你这个败家的玩意,居然把房子卖了,你是想气死我啊?”

这一巴掌让他如梦初醒,原来父亲发现了自己将房子抵押给信用社了。

叶飞母亲一脸心疼的上前围住叶父,生气道:“云,你教育就教育,打我儿子干什么?”

看着叶母,叶父生气道:“都怪你这个做母亲的,经常惯着他了,若不是你惯着,他也不会这样无法无天。”

叶母却是倔强,道:“他是我儿子,我不惯着他惯着谁,你这个做父亲的,凭什么打他?”

“叶飞侄儿,钱去哪了?”就在叶父还想说什么的时候,旁边的大姨妈忽然尴尬的开口询问。

“对,你这个混账东西把钱放哪去了?”叶父也反应过来,连忙追问,这可是他辛辛苦苦在城里工作五六年才攒下的积蓄,不能让这个这个混账东西弄丢了。

叶父飞捂着通红的脸颊,看着大姨母子两人,眼底闪过一丝怨恨。

上一世,他们一家之所以不合,就是被大姨母子一家害的。

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大姨一家要开煤矿厂,因为资金不够,于是想要强行拉他们一家入伙,叶母没读几年书,被大姨一家忽悠了几句,只以为真的能赚钱,就点头答应了将房子抵押出去,给他们贷款开厂。

怎料,这一答应,将他们一家人彻底拖入了无边的地狱。

目录
书架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