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冷艳老婆的贴身神婿

第1章 我就想安心的吃软饭

临湖苑。

枫城公认最好的住宅区。

近三百平的别墅洋房中,江枫如往常一样拧干用来拖地的抹布,擦拭着地板。

“清雪姐,江枫他真的在擦诶!”

突然,耳边传来一道不可思议的声音。

江枫抬头,却见通往二楼的阶梯上,一个明眸皓齿,浑身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小姑娘,正张开小嘴看着这一幕。

伴随着女生的话,从二楼的卧室中走出一名身材高挑,相貌绝色的女人。

韩清雪,这栋别墅的女主人。

同时,也是江枫结婚三年的老婆!

“清雪,饭我已经做好了,待会儿你和你的朋友一起吃。”

“这次我给你弄了你最喜欢的武昌鱼。”

江枫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脸上洋溢着笑容。

只是,当这张脸落入韩清雪眼中时,却又变得极度厌恶。

这样的男人,竟然会是自己的老公?

韩清雪实在搞不懂去世前的爷爷究竟是怎么想的,居然会让自己和这样一个废物结婚。

并没有理会江枫,韩清雪转头看向自己的闺蜜,说道:“紫然,咱们出去吃吧。”

“诶?为什么啊?”

莫紫然嗅了嗅小巧的鼻子,接着露出垂涎的神情,问道:“清雪姐,这味道我闻着还挺香的啊。”

“软饭男做的东西,有什么好吃的?”

韩清雪冷哼了一声。

似乎根本就不在意自己这么说,会不会让江枫感觉丢脸。

之后,她又像想起了什么,从精致的lv女式包中拿出一张卡就往江枫面前一扔,“今天是奶奶的生辰,你去买点东西顺便把身上乱七八糟的衣服换了,别给我丢人!”

她说完就走。

而莫紫然,则在离开前,发出一道小声的嘟囔。

“吃老婆的,用老婆的,还花老婆的,没想到这个世界上真有这种愿意在家吃软饭的男人……”

“软饭吗?”

捡起地上的卡,江枫出神看了一会儿,最终发出一道自嘲般的叹息:“胃不好,只能吃软饭,我有什么办法?”

他与韩清雪结婚已经三年。

这三年里,江枫不仅受尽韩家嘲讽,就连作为他老婆的韩清雪,也从未正眼瞧过他,二人结婚以来基本都是分床而睡。

可能是出于望夫成龙的心态,前不久韩清雪辞退了所有的保洁,把那些脏活累活都让他一个人干,摆明了就是希望能借由这些事针对他,让他能稍微成器一点。

但江枫无所谓啊,那种勾心斗角的日子他早就已经过腻歪了。

现在,他只想做一条安安稳稳的咸鱼,靠老婆吃饭又怎样?我现在大别墅住着,保时捷开着,普通人羡慕都来不及。

况且,老婆还这么漂亮……

他砸了砸嘴。

当然,如果韩清雪若是知道他是这个想法,怕是要跑回来活活掐死他。

干完活,正好到了饭点。

看着桌子上一道道精美的菜肴,江枫自然心安理得自己享用了起来。

不过,他才刚准备动筷子,口袋里就传来了手机铃声。

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江枫眉头微皱。

犹豫了一下,他还是按下接听键。

“小少爷,老爷和老夫人让您回来。”

一道熟悉的苍老声音从耳边传出。

不过江枫倒是一声冷笑,问道:“贾叔,你觉得我还会回去吗?”

“少爷,现在是特殊情况。”

话音一顿,贾叔真诚的说道:“您哥哥在国外被拘,判了无期徒刑,现在只有你才能支撑起整个江家,您是老爷他唯一的希望。”

“哈哈!痛快!”

江枫突然癫狂的笑了起来,厉声道:“我从小就被他们不待见,在你们江家过着比狗还不如的生活,现在,他们的宝贝亲孙子在国外被拘,他们这才想起原来还有一个被驱逐的野种吗?”

“如今,我入赘韩家,这一年来受尽耻辱,他们又何时有过片刻关心,曾经是他们逼的我离开江家,现在又要让我回去,真当我江枫是只条任人使唤的狗吗?”

根本不给对方解释的机会,他说完立刻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呵,江家的存亡,跟我有什么关系?

或许,这是天要亡他们江家呢?

将手机丢在一边,江枫继续吃饭,仿佛刚才只是接了一个骚扰电话。

草草结束掉这顿午饭,江枫就开着奥迪车出门买礼品去了,毕竟今天可是韩家老太太的寿辰。

作为韩家的掌舵人,在韩老爷子逝世之后,韩老太太便挑起了韩家大旗,别看韩家家大业大,但在偌大的枫城不过是属于二流家族范畴。

韩老太太是个比较在乎脸面的人,韩家儿孙送的寿礼韩老太太私底下自然会进行一个大致的划分。

韩清雪的吩咐,江枫自是不敢有丝毫懈怠,经过精挑细选以后,他才终算是买到了一样比较中意的礼物。

韩家大院。

随着时间推移,韩家成员几乎全部落座。

着装整洁的司仪站在一名主座上的老太太旁边,每当收到来宾的礼物时,他就会把这些寿礼汇报一遍,可谓无比气派。

“韩有福,富贵满堂,金餐具一副!”

“韩熙,常乐佛,金樽一座!”

“韩涵,百年何首乌,补品一盒!”

江枫提着礼品,在宴会中找到了韩清雪。

正当他准备坐过去的时候,一个人影却干脆将他往旁边一挤,直接就坐了下去。

“看什么看?就你也配坐这种地方?赶紧找个角落自己凉快去。”

说话的,是韩家大伯家的女儿,叫做韩小娟。

鄙视完毕,韩小娟就把视线落在了韩清雪这边,讥讽道:“韩清雪,我说你是怎么管你家男人的?竟然这么不懂事,上座这一块也是他能来的地方吗?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

她明明年龄不大,但说出的话语却充斥着一股子刻薄的味道。

于是,韩清雪顿时就有些火了。

毕竟,江枫怎么说也是她名义上的老公,韩小娟这么做分明就是在给她难堪!

“我去那边坐。”

沉默了一会儿,江枫说出这句话。

可这样一来,就更让韩清雪感到生气了。

尽管她心里的确看不起江枫,但有时候她也会期望,自己的丈夫能像个男人一样站出来!

“哈哈,这才乖嘛,韩清雪,其实我发现你男人还挺懂事的,这点你可真要学学。”

“好了小娟,今天毕竟是奶奶寿辰,说话还是要收敛点。”

韩小娟的父亲,韩秋山虽然是在这样教训着,但眼里闪过的笑意,怕是瞎了眼也能看得出来。

餐桌不大,可人情冷暖这四个字,却被完美的体现了出来。

江枫虽然并不在乎这些冷言冷语,可当他看向前方,那宛如被人群所孤立的韩清雪时,双拳也是不自主紧握……

目录
书架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