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架空> 傲娇夫君很妖孽

第2章 面膜

男子黑着脸缩回手,“今天拜堂,准备一下。”

什么,什么,唐薛湳看着男子起身高大精壮的背影,“拜堂?”

当唐薛湳走出小卧室的时候,内心惊叹道若有金鹰表演奖,这个男人绝对是当之无愧的影帝。

一个疯疯癫癫痴傻的丑八怪揽着自己的腰,一边带着满足的笑容走到院子,“爹,娘!”

“儿啊!”一个大婶连忙扶住男子,“昨晚累着没啊,今天吃鸡补一补啊。”

“鸡!有鸡!喜欢吃鸡!”

唐薛湳一脸黑线,这个痴呆儿和昨晚带着冰冷眼神的男人是同一个人么?不会是分裂人格吧。

一院子的红彩带红灯笼,一看就是一派喜气。

拜堂倒也简单,也没什么亲戚参加,中午唐薛湳头上遮着一块红帕子,被按着磕了三个头就算完了。

按照这位婆婆的话说,反正礼金也付了,房也圆了,该省的就省了。

唐薛湳在考虑一件事情,怎样才能在这个地方生存下去。

一直依靠这家村户么?且不说嫁的这个丑八怪身上有诸多疑点,就算要凑合跟他生活也得生娃啊,让自己和这样一个人格分裂似的人生孩子,这不要了命了。

唐薛湳决定逃跑。

要逃跑得有钱,不然寸步难行。这是无论古代还是现代都通用的道理。

那么,先要赚钱。

正巧了,拜堂这天,这户人家的大女儿回家省亲,整个村子都有面子,因为这个贫穷村落里,能嫁到城里大户人家家里做小妾,至少也是吃香的喝辣的,虽说是个大老爷的第九房小妾。

唐薛湳当即打起了这位大姑子的主意。

一阵热闹的欢声笑语,大姑子带着一些城里的新布匹和一只鸡一块后猪腿肉回娘家。婆婆心花怒放的看着自家女儿,虽说有了点年纪,但日子过得好,皮肤是又细腻又干净,哪里像自家做农活的,还是女儿有福气嫁的好呀。

婆婆连忙接过布匹和鸡肉猪肉,嘴上说着,“带这些干啥呀,净瞎花钱。”手上处理鸡毛放鸡血倒是干脆利落,“正好,今天炖个鸡给你弟弟补补,早日生个大胖小子也算是有了后人了。”

大姑子听了一阵冷笑,“就他那个傻子还补,你给他吃啥他都不知道。他居然讨到媳妇了?”

“还不是你大娘出的主意,花了八两银子买来的。”

“这么贵,可别是被人坑了。”

“没法,这几个村里女娃子本来就少,肯卖女儿的更不多。我也肉疼的很呢。”婆婆朝里屋努了努嘴,“就和铁蛋在一起剥豆子的那个。”

唐薛湳正一脸无语的观赏男子的表演,啧啧称奇,这个回卧室就正常的男人,怎么人前能把痴傻表现的那么像,连自己看着都忍不住想打人。

“弟媳。”一声娇柔的声音苏酥软软的传到耳中,唐薛湳连忙起身,这位大姑子总算注意到自己了,那她的计策也可以开始实施了。

唐薛湳看了一旁正卖力演戏的男人一眼,随即自己也露出一个笑脸,“大姑姐,我正要来拜见,只是豆子比较着急下锅,铁蛋又剥的慢。”

“无妨。”一双娇嫩的纤纤玉手盖在唐薛湳手背上。

唐薛湳顺势说,“呀,大姑姐的手好漂亮。”

大姑子开心的捂着嘴笑了起来,这双白嫩纤巧的手也是她引以为傲的,在老爷面前可有大用处,也是自己独宠一时的本钱。

唐薛湳拉着大姑子的手仔细看起来,叹息了一声,“就是,好像皮肤有点干燥呢。”

大姑子有些紧张,“干燥吗?”

“是啊,最近天气干冷,皮肤干的话就会有点毛躁。”说完还揉了揉,“手背上这块有一点。”

大姑子伸出手,反复观察起来。

“不过没关系,我这里有补水的秘法,是我祖上传下来的,用了就会马上变得白嫩嫩水灵灵的!”

“真的吗?”大姑子将信将疑。

“来,我们进房间里。”趁着进卧室关门的刹那,唐薛湳闭了闭眼,进小诊间飞快的拿了包玻尿酸面膜片出来,撕拉开,出了诊间,把面膜藏在身后。

大姑子坐在床沿狐疑的看着唐薛湳拿出的一块白白湿湿润润的东西,在自己手背上贴敷着。

“这个补水液,是我们祖上特有的秘方,非常管用,只要喝盏茶的功夫,马上就能看到效果。”唐薛湳信心满满,这玻尿酸面膜可不是市场上随便买的,而是自家诊室定制的,补水效果翻倍。

两人随便拉了几句家常,玻尿酸面膜揭下的时候,果然水水润润,抚摸上去光滑度提高很多,大姑姐反复看着自己的玉手,越看越满意。

“你们家的祖传秘方真是管用啊,这个补水液还有么。”

唐薛湳正等着大姑姐问这句,连忙回答,“有的有的,不过做这些补水液需要点时间,要不大姑姐下次来看我们时候我给你带些捎回去?”

大姑姐沉吟了一下,“这几天天气这么干燥……现在你手上没有么?”

唐薛湳想着,这可是用掉一张少一张的啊,在古代哪里有玻尿酸面膜可以制作,还是老老实实回答,“大姑姐,现在没有了,这是最后一张。我会托人去做,就是材料……需要点钱。”

“要钱?”大姑姐跳了起来,“我可没钱,那还是再说吧。等你自己给自己做了我再来拿。”说完就出门和婆婆唠家常去了。

“老狐狸。”唐薛湳愤愤的想着,还骗走我一张面膜。

是夜,正当唐薛湳闭着眼在自己小诊间清点着财物时,隔着诊室系统听见有人在喊自己,连忙开门回到身体里。

“儿媳,快出来搬柴火!”

唐薛湳看了看窗外的寒风,还是应了,“来了!”没有发现一直有一双眼睛在观察自己。

大冷天搬柴火,唐薛湳都冻出了鼻涕,一边抬头看着星空一边哀伤,“这里的星星好亮,比现代看的清晰多了。”

“哦?现代是什么地方?”身后突然传来好听的男音,黑夜中一个高大挺拔的男子双手抱胸倚靠在柴火门房上。

如果忽略他的麻子脸,唐薛湳都要以为这人是哪家的公子哥藏在乡村里来体验生活了。

目录
书架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