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架空> 傲娇夫君很妖孽

第1章 强抢

唐薛湳刚从女子美丽整形医院下班,一辆汽车便朝她飞驰而来,砰地一声,唐薛湳只觉身子一轻,失去了知觉。

再度睁眼时,自己正在被人强行拖曳,后脑勺传来的刺痛让她倒抽一口冷气。

瞥见周围古色古香的家具和明显不是现代的装修风格,唐薛湳慢慢抬起头,看向正在拽自己脚的男人。

哪来的丑八怪!

一个一脸麻子的痴呆儿带着醉醺醺的酒气,正在使蛮力把自己拖回黑漆漆的房间。更重要的是,他穿着古装。

唐薛湳心中一阵“卧槽”,自己明明被车撞了,现在这又是什么情况?难道她穿越了?可这一个奇丑无比的傻子明显要对自己霸王硬上弓,又是演哪出!

唐薛湳猛地一个翻身,转身就夺门而出,脑子还留有这具身体的一些基本常识印象,她奋力朝家的方向跑去。

深秋的大雨夜,唐薛湳摸着黑在一片麦田中一路狂奔,记忆中这具身体的家似乎是在邻村。刘海滴着雨水一身狼狈,小腿和脚脖子上的布料都被草和麦秸秆划出一道道血痕,幽黑的夜里身后似乎有一只巨大魔鬼正张牙舞抓的追赶,穿越的恐惧和被强拽的恐惧一齐涌上心头。

滂沱的雨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唐薛湳喘着粗气,摸索着破旧的家门,不知是不是应该马上上楼,正犹豫着,里面传来“嘎吱”开窗的声音,“阿姊!”

年幼的弟弟看着丢了魂似的姐姐,赶紧开门把她拉进去。

刚进家门,还没喊出声,一个大嗓门婆娘就堵在了门口。

“你要死吗,怎么又回来了!”

唐薛湳一脸懵。通过这具身体的记忆,自己只是被母亲带去邻村相个亲,喝个茶,就晕了。

一个庄稼老汉从房里走出来,“老婆子,少说两句,快把人送回去。”

“肯定要送回去,礼金都收了,二狗子娶亲的聘礼总算有了。”

唐薛湳心中一转,顿时感觉不好,正要转身,一个粗壮有力的大手压在自己肩头。

“你还敢跑回来?你想丢死我们家的脸面是不是!”

一根扎人的粗绳牢牢地把自己捆了起来,当晚,同一个雨夜,自己又回到了丑八怪的屋子里。

唐薛湳欲哭无泪,别人都是穿越到侯府啊公主府,怎么自己这打开方式,差的有点远呢。

唐薛湳被捆着蹲在黑暗的小屋子角落里无助的抱紧膝盖,倾听屋外的声音。

一个老婆子在说着感谢的话,另一个老婆子在赔礼道歉,然后嘎吱一声,大门被关上,一阵沉重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一声声走向小卧室,唐薛湳的内心越来越沉。

那个男人,是个满脸麻花的丑八怪,还是个喝醉酒的痴呆儿,怎么会有亲生母亲为了几个钱把自己女儿强行嫁入这种人家!

听到卧室门打开的声音,唐薛湳一个颤抖,心中鼓起勇气:就算不知自己怎么穿越了,就算穿越的地点很糟糕,但总得活下去!

听着卧室门关上的声音,唐薛湳闭上眼,认命似的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命运,好在自己是现代女子,也是大龄剩女了,这些方面还是懂些,不至于像古代人那样寻死觅活的。

过了好一会儿,发现没有动静,唐薛湳诧异地睁开眼,看到那满脸麻花的醉酒傻子已经自行躺在了床上,拿起一本书点着烛光在看。

这可是出乎人意料了,过了一会儿,看了看对方没什么别的动静。唐薛湳探了探头,发现这丑八怪傻子并没有喝醉的样子。

“你装醉?”唐薛湳说完就后悔了,好好的这样蹲着度过第一个晚上不好么,还要刨根问底。

“上来吧。”丑八怪的声音低沉富有磁性,倒是出人意外的好听。

唐薛湳挣扎着想站起来,为难的看着被粗麻绳五花大绑的自己。

丑八怪淡淡的声音,“起不来就蹲着,没人逼你。”

唐薛湳腿脚全麻,一个趔趄扑到烛光映衬的床下,抬起脸来。由于整容医师的职业习惯,借着烛光,她发现这个丑八怪的骨相非常的俊美,“你,长得不错。”唐薛湳职业性的评价。

床上侧躺的丑八怪露出惊异的表情,确认什么一般摸了摸脸。

唐薛湳看着这个男人对自己也没有其他的意思,就壮着胆子把背后的绳结露出来,“那个,可以麻烦你,用桌上的剪子,替我剪开么。”

“好处呢。”男子随意的开口。

唐薛湳抿了抿嘴唇想了想,“我给你端洗脚水。”

唐薛湳出于好奇还是想看看这个之前装痴呆装喝醉的一脸麻花男人怎么会有这种骨相,就凑近借着烛光又细细看起来,果然,这个麻花有问题!虽然画的非常逼真,但真的长有麻花的脸不会是这般细腻的毛孔。

男子发现唐薛湳眼神不对,危险的眯了眯眼睛。

“你是谁?”

“你又是谁?”慵懒低沉的声线,有节奏敲打的手指。

唐薛湳自觉多嘴,自己初来乍到只想着平平安安先看看情况,慢吞吞的挪到一边用一个奇怪的姿势抵着剪子磨起麻绳来。

男子敲了敲手指,开口道,“上来吧。”

“啊?上,上哪里?”

一个挑起的眉毛,示意床上。

唐薛湳只得磨蹭蹭挪到床边,男子手在身后绳结上一捏,粗绳应声滑落。

“睡吧。”男子翻了个身,让出一小块床沿。

唐薛湳战战兢兢将自己缩成薄薄的一小叠,斜在床上,睁着眼睛数着天亮。

瞌睡到不行,唐薛湳发现自己要闭上眼睛了,不行,旁边就是一头狼,不能昏睡过去!最终还是瞌睡虫占了上风,在合上眼睛的刹那,唐薛湳一下子清醒,因为,她的眼前赫然出现了自己的工作室!

那是自己整形医院的小诊间,唐薛湳激动的要流泪,大声喊起同事的名字,可没人响应。空落落的小诊间除了常用的仪器设备,就是自己的工作电脑。唐薛湳想打开门找人,却发现自己诊间门打开后就回到了自己古代的身体里。

这是怎么回事,这是一个系统么?

唐谢楠趴在电脑上登录QQ,发现都能使用,但就是没联系人回应她。

“总比没有的好。”唐薛湳拍拍胸脯安慰自己。

又回到床上身体中的唐薛湳激动的睡不着,好歹自己还有一间工作室,这可是巨大的安慰,也是自己和现代唯一链接的地方。

迷迷糊糊睡着,却不知身边的枕边人睁着眼观察她了一夜。

第二天清晨。

“妈,别喊我,早饭不吃了。”唐薛湳迷迷糊糊的翻了个身,一手打掉拍着自己的肩。

“哎呀,上班来得及,再睡会儿。”又翻了个身,不耐烦的开口。

突然,唐薛湳猛地一睁眼,一张放大的麻花脸赫然印入眼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清晨的小卧房里爆发出一声尖叫。

目录
书架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