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裁豪门> 名门夫人不好当

第1章 离婚的条件

夜色沉沉,寒风呼啸。

老宅内的家宴,却是一片暖意融融。

就在这时,屋外一道黑影推门而入打破了美好的气氛,保镖安伯特恭敬地走到男人面前微微弯腰,压低声道:“晋少,御景苑的少夫人,病得很厉害。”

坐在桌前用饭的男人,修长的手指微微一滞,好看的唇微抿,看不出情绪:“这次又是什么借口?割腕?服毒?”

安伯特额上冒出冷汗,硬着头皮解释,“似乎是被花园里的菜青蛇咬伤……少夫人昏死过去之前还说,说要和您离婚。”

‘啪!’

本来其乐融融的家宴,立时静了。

晋承御长长的眉宇猛然皱紧,棱角分明的俊脸透出一丝丝寒意,起身更衣。

安伯特赶紧去衣架上取衣服,为晋少穿上。

“备车,去御景苑!”

晋承御脸色沉了沉,迈开长腿,披上剪裁得体的大衣,朝着门口匆匆走去。

同时身后响起家宴上其他人的声音,低幽幽的既不赞同又小心翼翼:“承御,怎么不吃了饭再走呢?她要闹,便随她去……”

晋承御听到这话,脚步微顿,背对着老宅大门,夜风乱刮,他声音平缓而有节奏,“淡雅她怕黑,说着玩的,我回去陪陪她。”

说着勾动一抹魅惑众生的笑,朝外走去。

安伯特抿唇,不敢告诉这位说话的姨太太,其实这是少夫人第一次跟晋少提离婚。

这位姨太太是老爷养在外面的,虽然是晋家的人,但却一直没在外界被公开过。

她可并不定跟晋少是一条心呢。

身后姨太太刘咏梅优雅的面容慢慢僵硬下来。

出了门,安伯特先把车开过来。

晋承御见到后座放着的古色古香的食盒,脸色微黑。

安伯特连忙解释道:“这是蔚小姐特意派人送来的。”

“表姑姑?”

晋家谁不知道表姑姑蔚月杭是空中飞人,忙得要命,连她自己都没时间吃饭,竟然会派人把热腾腾的饭贴心地送到他车上?

不过,想到表姑姑那周揽一切的强势风格,他也没再说什么。

安伯特见总裁表情缓和,当即心放下来,想到蔚小姐派人传的话,安伯特缩缩脖子——

“我这段时间不在国内,让他要好好吃饭,家里的女人要找贤惠的,反正也过不下去,不要在那狐狸精身上浪费太多时间……”

车子急速行使路上,突然安伯特手机连番响起。

接通后,里面传来医生的紧急通知,少夫人的呼吸越来越微弱,需要监护人尽快赶来!

晋承御俊美魅惑的容颜不见半丝情绪,低沉磁性的嗓音漫不经心地扬起:“再开快些。”

安伯特连闯几个红灯,最后在御景苑停下。

别墅内灯光忽明忽暗。

晋承御皱眉看着院子的空旷,医生还没到?

他们的婚姻是以前晋家老爷子与云家过世老爷子订下的。

这三年来,两人虽然见不到几面,但人还算中规中矩,没惹出什么大祸。

既是中了蛇毒,这么晚又跑去了哪儿?

莫非是调虎离山,骗走他的耳目,早就偷偷溜了出去?否则怎么不见人影。

这时负责监视云淡雅一举一动的保镖,赶过来急急说道:“总裁,医疗队刚刚从后门走了,说是少夫人自个不想去医院,要留在家里养着。”

“嗯。”

晋承御低沉应一声。

这是他第一次踏足御景苑,衣服笔挺,发型一丝不苟,身材更是完美的黄金比例,强大的气场,犹如王者驾临。

每次云淡雅出事,守在这里的保镖都会如实汇报给他,别墅里暗藏的监控也会将她的一举一动记录下来,所以,她能跑掉的几率,基本为零。

玄关处暖黄的灯自动开启。

目光环视一圈,客厅不远处褐色茶几上无数白色药片排列成两个大字:“离婚”。

晋承御脸色一变,冰冷不已。

“啊!”

楼上浴室里面突然传出一道女人的娇吟。

晋承御迈开修长的腿,往浴室疾步走去。

暖色的灯光将浴室度了一层漂亮的色彩,隔着薄薄的浴帘,里面有着氤氲的热息在漫延。

晋承御大步迈进去,只见眼前黑影闪过,一道娇躯曼妙地出现却如八爪鱼一样猛地扑上来,将他强健欣长的身躯紧紧抱住。

“放手!”

晋承御俊脸黑了。

他定了定神,别开脸,莫名觉得身体像是被一把火点着的油,隐隐有着燎原之势。

他闷哼一声,自结婚到现在三年间,这女人从未主动投怀送抱过,他也不屑于碰她。

今天这是怎么了?

“没想到会有副作用,该死……”

云淡雅仰起小脸,漂亮的眼睛蓄满无助,水波盈动,呼吸急促地扯开衣领,修长的腿,傲人的上围,一张潋滟绝美的脸……身材容颜都是上等。

可惜,他没兴趣。

“好热……”

云淡雅曼妙的身子紧紧靠着面前男人,灼热的呼吸打在他脸上,像是抱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张开双臂再次扑了过来。

眼前一片模糊,她急声说道,“和我做,我会给你很多钱,快点儿!”

他垂眸看着这个胆大妄为的女人,傲人的身子只穿着一件薄薄的白纱衣,里面若隐若现地,皮肤上仿佛有着粉色的光泽,那妩媚的脸蛋迷朦的眼睛,特勾人。

嗅到她馨香入骨的味道,晋承御喉结滑动。

一向冷酷无情的晋大总裁,今天不知怎的,整颗心灼热的很,大掌一捞,将女人整个揽进怀中,低沉的嗓音发出一声嗤笑,性感魅惑:“钱?”

“你是…晋承御?”

云淡雅甩头,似清醒了几分,勉强看清楚男人的脸后,忽然猛地推开,嘴里嚷嚷着,“你、你滚!我…不要…不要你!”

她激烈的反抗,令男人十分恼火。

猛然打横抱起怀中的女人,晋承御动作霸道强势,这一晚,浴室之中声音未歇。

第二天,云淡雅浑身酸痛地醒过来。

外面阳光暖洋洋地照进来,她看到身边竟然多出一个人来!

“晋承御?”

云淡雅惊地爬起来,连忙拿被单裹住自己,昨晚发生的事断断续续在脑海中回放,她脸颊滚烫,控诉地瞪着面前的人,“你、你这是趁人之危!”

平常她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监视之下。

昨天她被下药的事,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可在明知道的情况下,他竟然还——

晋承御起身,修长的身躯肌理分明,完美的腹肌散发着强劲的力量。

目录
书架
手机
书页